• 云胡不喜

    2010-08-26

    1.花痴的症状。
    彩排那晚,菜带着我去了后台。伊匆忙从我们身边走过,说,人怎么好像变多了?然后又匆忙走去别处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舞台下的她:素着颜,穿着休闲衣裤,纤细娇小,半点不似舞台上那胸中百万兵的伟丈夫。
    我很是激动。
    事后跟阿菜说,这个瞬间反复在我脑子里重现了好久呢。

    2.。看的就是少女心!
    8月18,又去看了正式演出的柳毅传书。
    竺水招的电影版早两年看过,印象也是依稀。总之就是个不解风情的家伙,板着身子板着脸,一直没有大的感情波动,微小的隐忍也忽略不计。以至于剧情行至恨拒龙女的时候,也显得那么铁石心肠,毫无人气。你说迂腐也罢,虚伪也罢,我就觉着不爱看。
    君安版柳毅,从重逢到送别,把那种“爱你在心口难开”的纠结铺垫的挺好,送别最后那握小手就完全是情难自禁的一种流露了。于是咱看戏回来之后,就一个劲儿跟菜唠叨自己有多么爱这个桥段,多么爱着盈盈一握的细节。

    3。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。
    说道柳毅为什么会爱上三娘。
    我认为,柳毅对三娘的爱,是出于某种男性本能。那一刻,柳毅同学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而是代表了从古至今男人们的本能:男人啊,乃们都是 视!觉!动!物!
    刚见到三娘,是一个衣衫褴褛的落魄女子,虽被她的大义感动,却并不至于爱。大殿重逢,仙风水月的龙宫,这一望之下,哇塞这华丽丽的仙子是谁,身着锦衣头插玉簪的,神仙也是要衣装!更重要的是,心里不压事儿的时候,这女人的风情就出来了,小眉毛一挑,小飞眼儿一扔。啧啧啧,是男人难免眼抽筋,一抽筋就直接扯上了心,于是噗通噗通就跳个没完不是?
    再有,人一仙女痴痴的就指你一人过下半辈子,这种情意不心动也感动不是?
    所以,我觉着,到底是爱不是爱还两说呢。也许是一时的情迷,也许是爱上一种暧昧,也就这么回事儿了

    4。那个什么续着貂
    原版的结尾就仙人两隔,挺扼腕,但也不是不好。
    新版里,既然知道柳毅不是无情人,三娘不是抱憾而归,两下里都宽了心,你返人间娶妻生子,我回龙宫轻饶情丝,小暧昧留在心里一生回味,是我脑子里不错的结局。有遗憾,才有震撼。
    大团圆什么的,搞得太刻意太热闹也不是很让人舒服。总觉得整剧的情感走向不至于推动出这么联欢晚会的结局。
    当然,就当个商业贺岁片看吧,也还不错了。

    5。昆!昆!昆!
    我第一次感叹“可昆啦!”是在重逢宴上,龙女捏着嗓子绵绵软软摇摇摆摆的一声“君~~~子~~~”柳腰就这么顺着小音儿扭下去要作揖。这小身段俺在孔阿姨龚阿姨魏姐姐身上看着挺多,挺有效的。别说君子了,饶是我骨头都酥了一大半。
    再有就是君安的手。当年和菜阿西花痴钱叔的时候,手上的动作也被俺们颠来倒去看了挺多。如今柳生手的韵味也是那么昆,咱就好好欣赏下去。
    菜说,大殿重逢的时候,君安的台步身段也很昆的。
    于是我再找来视频感觉感觉吧。

     

    6。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?
    三娘见着柳先生,喜盈盈笑眯眯。
    我见着王柳先生,甜滋滋花痴痴。
    还见着菜、鸟、小红。久别的,久仰的,都见着了。
    是高兴。

  • 萌!

    2009-11-25

    摆脱了拉杂的破事真好。轻松的精神归宅。= =///
    跑去XQ扒文途中扒出这个东西,真好啊真萌啊!

    http://www.yyfc.com/play.aspx?reg_id=1937845&song_id=3069292

    “我在呢大哥.”
    一击中萌点。继续听...歌词也有趣。
    但是最后一句旁白弱了啊弱了。

    顺便说最近在狂补全美超模以固减肥之心。嗯!

  • 静止中。

    2009-11-24

    现在是最好的状态。
    比如说不再为L先生的任何事情而纠结郁闷,啊哈是不是要恭喜他终于成为路人甲?

  • 写点什么呢。大概如题就好。
    人间七苦里最苦是啥?我毫不犹豫的选择"求不得"

    即使心中再怎么平静无波,曾经疼痛过,终会留下痕迹。
    越来越沧桑。

  • 是说最近世界太平静了所以妖孽才尽出么?
    于是有个什么样自以为自称自己是女王的人跳出来说,哎哟哟你不要再跟我男朋友暧昧了,要暧昧就去找个没主儿的。

    天见可怜。
    我从到四川的第二个月,暧昧的主儿纠结的主儿,就是L君可好?
    您那男友是从哪个煤堆缝缝里抠出来的暧昧啊?还带着满身的煤灰份儿。

    她说,从此再不相见。
    天见可怜!
    我早就把丫夫妻二人忘到爪哇国去了....将近三四个月没说过一句话见过一次面打过一次招呼,真不知"女王"大人是身残还是脑残,在几个月之后突然跳出来说"哎呀...好烦啊...你不要再骚扰人家夫妻二人的生活了嘛 快消失吧 嗯~~"

    明明你二人早就在我脑海里消失成一堆毫无存在感的物品了呀。

    被人当成假想敌实在是飞来一耙的郁闷。